狡黠的笑容和他背后是欧冠奖杯

2019-04-02 17:52栏目:文化

  伴随着万人合唱的震撼高歌,一张由1万5千张方块纸片组成,足以覆盖整个威斯特球场的南看台的巨幅Tifo,缓缓地展开,呈现在球场一侧。

  主教练鲁梅尼格也被自家球迷的Tifo逗乐了,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:“我走进球场看到这么出色的话后,真的是嘎嘎大笑。拜仁球迷非常聪明,我喜欢这个创意。”

  随着球迷想象力的不断发散,近几年还出现了3D Tifo的画面。而这种效果制造起来,也不会很难,只需要再单独绘制打印一块带有图案的巨幅画布。在所需要展示的看台上方拉起绳子,在需要的时间把它升起来,就可以实现3D效果。

  一幅巨型Tifo的完成,通常需要几万人的通力协作,这看起来似乎是个巨大的难题,但当你了解之后,就会发现一切并不复杂。

  中国足球甚至还没有属于自己的职业联赛。Tifo文化开始风靡欧洲的时候,但近些年来,为自己的主队提供最有力的支持。国内的球迷协会也不断地酝酿出自己的球迷文化,通过各种方式打造魔鬼主场,随着联赛职业化程度的提高,

  赛场上球员针锋相对,赛场下球迷斗智斗勇,他们是球队的最佳十二人,而浓厚的看台文化也为他们提供了值得骄傲的归属感。

  德国人血液里流淌着团结、进取、开拓、征服的日耳曼精神。在德国,除了球场上22位战斗的球员外,每支球队还有自己的“最强第12人”。在欧洲,人们把这个词叫“Tifo”。

  在现如今的足球场上,Tifo已经成为了球迷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但很少有人知道,Tifo的起源甚至比现代足球还要早得多。早在古罗马时期,贵族们在观看决斗时就会带着支持某个角斗士的旗帜进入斗兽场,在比赛中为角斗士高举旗帜加油呐喊,而这正是Tifo最初的雏形。

  

  2013年4月10日,多特蒙德坐镇主场迎战马拉加,首回合比赛战成0-0,为了鼓励大黄蜂的勇士们鼓起斗志,多特蒙德南看台的80名球迷凑了6000欧元,花费6周时间制作了15000张小拼版,最终成就了威斯法伦球场那张足以载入史册的Tifo。

  未来,这颗心会继续随着球队的进球而在电视机前跳动,随着巨型Tifo在看台上的飘扬而跳动,也希望能有朝一日,跟随中国队去世界杯赛场上跳动。那一天,我们会让德国球迷知道,像完成Tifo这样比拼智慧和齐心的事情,中国球迷还没有怕过谁。

  了解了Tifo的制作过程,就能初步估算出它的成本。通常一个三万人左右的看台,制作Tifo的价钱在5000美金左右。在制作成本中,设计、材料、打印这些是相对消耗比较高的部分。

  “足球是22个人在球场上跑,最后由德国人获胜的游戏。”英格兰历史上最伟大的前锋莱因克尔,对德国足球这般五体投地地崇拜和无奈过。

  

狡黠的笑容和他背后是欧冠奖杯

  Tifo文化迅速席卷欧洲球场,严谨的德国人在球场看台上也展现出了他们一丝不苟的精神,甚至隔空打起了擂台。

  图案里,一名多特蒙德球迷手拿望远镜,大笑着做出一副寻找的模样,而图案的背景则是欧冠奖杯。图案底层有一行文字,上面写着德语“Auf den spuren des verlorenen henkelpotts. (走在寻找失落的欧冠奖杯的道路上)。自从1997年后,多特蒙德再也没有获得过欧冠奖杯,大黄蜂的球迷想以此来激励球员们,为了十几年来的冠军梦而奋斗。

  如果是一副需要每个人拼揍完成的Tifo,绘制的过程基本是相同的,只是整副制作完成,需要裁剪。通常这种都会选择用纸张,因为剪裁更加省力。或者直接根据看台上的区域分格打印,开赛前只需要按照座位的顺序放置在座位上。如果需要在固定的时间举起,制作人会在纸上注明举起的时间,甚至变化图案的时候,还会写明翻面的时间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在欧洲大部分国家,球迷协会跟俱乐部是完全独立的,除了提供一间活动室以外,俱乐部并不会提供任何经济支持,也没有对于球迷协会的管理权。球迷协会支出的费用都来自于会费,或者自己拉赞助来维持运营,所以制作Tifo过程中节省成本也是最关键的一部分。

  2016年4月29日,徐根宝来到阔别已久的八万人体育馆观看上港队的比赛,这位一手创建俱乐部,并一步步把球队从乙级联赛带上中超的老帅得到了全场球迷的欢呼。球迷们在看台上为他展开大型Tifo,上面写着“the story continues 只因有你”。本场比赛中,王燊超在打进一粒世界波后,双手指向徐根宝所在的包厢看台,并深深鞠躬,把这颗进球送给自己的师傅。

  遗憾的是,那一年的多特蒙德虽然半决赛淘汰皇马杀入决赛,却还是倒在了拜仁的脚下,无缘捧杯。调皮的拜仁球迷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,在客战多特蒙德的联赛中,拜仁球迷居然把Tifo带去了客场。

  在所有的Tifo展示中,最简单的就是张完整画幅的呈现,只要电脑分格就可以很快帮助制作Tifo。首先,你要选择自己想要制作的图案,也许是一个标语,也许是一副精心设计的画。根据所要展示的区域,确定Tifo的大小。接下来的一步则是最重要的一步,就是根据看台上的座位分部把图案分格。比如,单面看台有80X100的座位,那么就按照这个数字将图案分成8000个小格。如果你是完整的图案,那么就能在同样尺寸的棉布完成分格,然后对应每一个格所涉及的图案开始进行手绘。

  也许前些年,日韩球迷的Tifo文化还走在我们的前头,但近几年来,随着球迷组织的管理日趋规范化,中国球队的赛场助威能力也逐渐成为了俱乐部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。不管是国家队比赛中飘扬的五星红旗,还是中乙球队陕西长安竞技、南通支云等动辄几万的主场上座率,我们能看到的,是中国球迷那颗跳动的心。

  这幅巨大Tifo仿佛在告诉来这里的球员:We are watching you(我们在盯着你哦)!

  而这场比赛的过程,同样荡气回肠。比赛进入伤停补时阶段,马拉加依旧2:1领先,手握两个客场进球的他们几乎已经锁定了一个欧冠四强席位。但在数万名多特球迷的注视下,在看台上那个手持望远镜寻找欧冠奖杯的巨型Tifo的注视下,多特蒙德在补时阶段连进两球读秒绝杀。

  2016年欧洲杯1/4决赛,德国对阵意大利。一开场,德国球迷就将中立场地波尔多体育场变成了德国队的后花园——远征而来的德国人用巨幅Tifo展现了他们作为球队第12人的力量,而这样的画面也随着转播镜头,震撼了全世界球迷的心。

  上个世纪70年代,意大利球迷开始把两千多年前的古老助威方式带进了赛场内,用来支持自己的球队。自此,Tifo开始从意大利发展到整个南欧,再到欧洲甚至是全世界。

  2016年5月14日,北京国安在主场迎来了队史第600场中国足球顶级职业联赛,球迷们在看台上打出印有巨型Tifo,别出心裁地用所有曾为国安效力过的球员和教练员的名字拼凑出了“600”的字样。

  一副足以载入史册的巨幅画像,多特球迷手握望远镜,狡黠的笑容和他背后是欧冠奖杯,让魔鬼主场更加名副其实。Tifo上写着:走在寻找失落的欧冠奖杯的道路上。

  上万人的球迷协会,想要找到一个懂设计的似乎并不难。普通的纸质和棉布材料开销也并不高,如果是纸质打印可能成本会略高。但如果是棉布绘制,球迷们更乐于享受一起制作的过程,也大大节省了一笔开销。

  由于客场人力有限,拜仁球迷选择直击痛点,一招毙命。他们在客队看台拼出了一个欧冠奖杯,底下写着一行极其嘚瑟的文字:“Immer noch auf der Suche?”(哥们儿,你们还在找呢?)很显然,这是在和多特球迷的Tifo叫板,意思是你们不是带着望远镜吗,怎么还没找到呢?哎呀我告诉你,不用找了,欧冠奖杯在我们这里呢。

  通常很多大俱乐部都会给球迷留出一间活动室,专门进行Tifo的制作,有了这样的分格,即便需要绘制的图案很大,也不会受到场地所限,就能完成。比赛开始,把图案一放,就算大功告成。

今日相关新闻

  • 学界对黄浦江的历史演变、人文价值多有研究
  • 地跨北京、天津、河北、山东、河南、安徽、江
  • 该条例对我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与传播、
  • 行业是为社会服务
  • 热爱球鞋文化的小伙伴
  • 是当地研究挖掘黄陵文化的“名人”
  • 能够聚集一批文化科技融合相关要素和企业
  • 如家庭观念、家园情结